首页 > 天津方言

天津方言

扒———说瞧不起人的话。"你别把人扒得一文不值。" 

扒头儿———把头贴近去看。"我扒头儿往屋里一看,没人。" 

巴不能够儿———求之不得,巴不得。 

巴结("结"读jī)———培养。"把你巴结到大学毕业了,可真不容易啊!" 

拔———食物放在水中浸泡。"肉放在水里拔一下再炖。" 

拔撞———打抱不平。"媳妇受气,娘家哥来给妹子拔撞。" 

拔裂儿———开裂。"冬天手上搽点凡士林,别冻得拔裂儿。" 

把———次、回。"别管成不成,咱先试一把。" 

把对("对"读三声)———双方的拖欠互相抵偿。 

把该———谁也不欠谁的。"我可都还你了,咱们把该。" 

把滑———有把握,与把牢义同。没把握叫"不把滑"。 

把家虎儿———善于理财持家的人。 

耙———①泥泞。"道上耙极了。"②用脚踩泥水。"我耙了一脚泥。" 

罢了("了"重读)———了不起,有你的。"你真罢了,我服了。" 

掰不开瓣儿———一筹莫展,无计可施。"好几天了,我心里就是掰不开瓣儿。" 

掰生———离间。"都是自己人你这不是掰生吗?" 

白吃饱儿———不做事白吃饭。"他什么都不干,整天白吃饱儿。" 

白给———①白白地送人。"这些破烂东西,白给也没人要。"②不是对手。"你还要跟他较量,白给!" 

白话("话"读轻声)———胡说、乱讲。"别听他乱白话了,没那么回事。"也作"白话舌"、"白话蛋"。 

白净子———皮肤白皙的人。 

白毛汗———突然出汗。"吓得我出了一身白毛汗。" 

白眼儿———外孙子(女),"白眼狼"的简称。 

摆谱儿———摆阔气讲排场。 

百岁儿———婴儿出生后一百天的庆典。"今天我小孙子过百岁儿。" 

般配———相称、合适,多指夫妻。"郎才女貌,这小两口多般配。" 

板———纠正、改掉坏习惯。"你这个毛病可得板着点儿。" 

板生———平整。"看你穿的衣服总是那么板生。" 

半参子("参"读四声)———事情没做完。"他又弄个半参子,搁下走了。" 

拌蒜了———踉跄、蹒跚。"我脚底下都拌蒜了。" 

帮乱———与"帮忙"相对。 

膀大力的———到头了、到底了、到家了。"跟您说个膀大力的吧,最低价是18万,再少不行了。" 

棒硬———坚硬。"还没煮烂呢,你尝尝还棒硬呢。" 

包了儿———全部买下,也作"包圆儿"。 

保准———有把握、保证,也作"保根"。 

报儿———一次、一回,指哭。"这孩子一天不知哭多少报儿。""冲着我妈的遗像哭了一大报儿。" 

爆皮———皮肤皴裂。"抹点唇膏吧,嘴唇都爆皮了。" 

抱热火罐儿———空想。"没有希望了,别再抱热火罐儿了。" 

背(读一声)———平均、分摊。"每人才背十块钱,真便宜。" 

背黑锅———受牵连,落埋怨。"本来没他的事,也跟着背黑锅。" 

备不住———或许,可能。"天这么阴,备不住要下雨。" 

笨揣("揣"读chuái)———蠢笨的人。"怎么教你也不会,真是个笨揣。 

贝儿贝儿———傻子。"别管怎么打扮也像个傻贝儿贝儿。" 

倍儿———很、非常、十分。 

比划———较量。"你要不服咱俩就比划比划。" 

扁———踩。"那是害虫,快扁死它。" 

憋嘟———发育不良,身体矮小。"都18岁了才不到1.6米,长憋嘟了。" 

病病歪歪———身体衰弱,经常有病。"这几年他老是那么病病歪歪的。" 

病秧子———从小体弱多病的人。 

驳头———很快离开。"他一看情况不妙,驳头就跑了。" 

不吃劲———可有可无、没关系、没必要。"这场戏不太精彩,看不看不吃劲。" 

不好"不"读一声,"好"读hū———有病了,不舒服了。"这些日子总闹不好。"此读音为江淮方言,近年已渐淘汰。 

不分流儿"流"读四声———手的动作不灵活。"冻得我的手都不分流儿了。" 

不够捻儿"捻"读四声———差一点。"不管怎么省着,每月还是不够捻儿。" 

不够做儿"做"读zòu———骂人的话。或简化为"不够"。"这个人真不够。" 

不合遥向———不对头,不合习惯。"这片居民楼的设计不不合遥向”


    © LiYuSlang.com 俚语大全